人类作为自然最大的寄生虫

来源:http://www.istanbuLmasaji.com 作者:娱乐新闻 人气:144 发布时间:2019-09-11
摘要:为什么我们期待世界末日【慎入,与剧情毫不相干】 同样是这个“世界末日”的主题,只是现在显得更加的严肃,加上玛雅人对2012预言的辅佐,这四个词开始出现充满了浓郁的火药味

为什么我们期待世界末日【慎入,与剧情毫不相干】

同样是这个“世界末日”的主题,只是现在显得更加的严肃,加上玛雅人对2012预言的辅佐,这四个词开始出现充满了浓郁的火药味道和甚至是期待和莫名恐惧共存的局面。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确实活在玛雅人说认为的第四个太阳纪之中,当第五太阳纪来临之时,不单单是玛雅人关于时间计算的归零,也是地球面临一次重大转变的时刻,光的文明将会被取代,却而代之的是一个完全全新的文明,是一个人类未曾想到的文明时代,所有的价值观和哲学观将遭到前所未有的洗礼或者破坏、理论的颠覆、道德的更替、经济的革新、动力的转变、等级的沦丧和其他我们无法想到的领域的变革和出现。
不过如此想起来,其实世界末日四个字并不是我们所恐惧的,而是我们每天都在面临的。人类作为自然最大的寄生虫,从工业革命伊始,欲望更加膨胀的人类开始了第一次向自然吞噬资源的大规模战役,之前的文明对自然的侵略都是为这一次的彻底宣战提供了辅佐。人来开始大规模的侵蚀自然的机能。
直到现在,自然已经千疮百孔,似乎寄体也开始反抗人类这个寄生虫的行进。极端天气,自然无法预测的灾害,地质的激烈运动,海洋的怒气,火,疾病和死亡……人类和自然开始进入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区间,这个矛盾将是我们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种科技都无法调和的,因为现在自然所反映的抗体性的行为并不是我们当下的贪婪,而是累积了整整几个世纪的无法填补欲望给自然所带来的灾难。现在的补救可以说是徒劳,至少对当下的自然偿还是于事无补的。
所以这就是末日,两个矛盾最终结局的途径——寄体不堪寄生虫的吞噬从而灭亡,寄体的灭亡必然导致寄生虫的毁灭;寄体产生出对付寄生虫的抗体,开始反过来吞噬寄生虫,最后寄体重新,寄生虫灭亡。
自大的人类最终离开自然是无法存活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时常觉得世界末日的到来是一种可以预见的事情,因为我们活在一个由前人类破坏之后自然开始反击今人类的一个时期——只是我们都无法预计后人类的存活方式,或者说,他们可不可能存在。
刚好又回到了那个玛雅预言之上。人们开始发现越来越多的巧合,各个国家的关于时间的计算方式,关于伤痛的推算,关于预言和现在的吻合……那些层出不穷的灾难也开始趋向这个预言的发展,从《易经》到《圣经》,人类看是发现关于万物轮回和神的再次出现于2012的吻合……
人们开始紧张开始恐惧开始冷静开始反思开始极端开始抽象……
渐渐的,那个预言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矛盾体——它吸收了人类的恐惧和期待,恐惧预言的真实,期待预言的发生,然后开始嘲笑预言的破灭,正如千年纪的毁灭预言一样,甚至可以从95年出的动画《EVA》上面看到对2000年世界末日的猜想,结果千年纪的预言失败了,成为人类的笑柄,更加助长了人类自大的气焰。
但是现在却出现了一个新的时期——关于对那些“巧合”的猜疑,随即,商业第一个融入这个语言之中,接着是政客,然后科学家开始出面,然后开始逃避那些巧合,然后预言家、哲学家开始出面,用抽象开始解释这些人类发现的巧合,然后玄学和灵异学出现,接着是星相学和社会学,然后渐渐地,如同滚雪球一样,这个预言包裹着人们的恐惧、相关的辟谣、人们的猜疑、闪烁其辞的诠释、渐渐扭曲的期待心理、市场经济的运作、政治的干预和压制、还有就是那些不断出现的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然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滚向我们一直期待的2012年12月21日。
但是又回过来。此时此刻我们为什么这么期待这个所谓的世界末日呢,排除我们对预言怀疑所产生的扭曲心理,其实还有一部分的人是因为语言中提及的一段内容而开始有所期待——在2012年,光之文明崩溃,取而代之是一个新的文明史,人类开始得到最高的净化了洗礼,今人类的道德、政治和文明将开始重新洗牌,重新规划处善恶、重新定义生死、重新编排残忍的等级制度、重新建立新的经济体制和政治制度、重新开始演变建立在货币体系上面的扭曲价值观……一切的一切都是对现今的一次飞跃性的突破,在这次突破中,一些不敢言论的否定将会被实践化,一些不敢改变的价值观将被颠覆,一些不敢反对的等级观将被替代,一些不敢违背的错位道德观将被沦丧……一切的一切都是对今天的反思和实践,对今天我们所面临的种种社会问题的审视和更改。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期待这一天的来临,他们也知道这样的事情是很难可以说是几乎为零的无法被颠覆的,但是刚好2012成为他们否定现在戳穿虚伪的一次重要的论战契机,他们从世界末日的“幌子”中找到他们一直反对的社会问题,开始针对这些社会问题经行一次又一次的讨论和建议——与其说2012是一次世界末期,其实不如说2012成为一个契机,一次我们对这个世界的各个领域的一次审视,对善的崇拜,对恶的唾弃,对自然和科学之间矛盾的思考,对经济运作的思考,对上层建筑的思考,对道德领域的思考,对价值观和哲学世界的思考……的契机。
也许对于很多人而言,这就是一次人民的暴动,是从思想界的一次暴乱,但是在这些非理智的暴乱中,有人开始冷静下来开始思考,为什么这么多人开始期待这个世界末日,坎冉也从很多人的口中得到了证实,大致分成两个派别——一是想验证世界末日学说的真实性,而就是坎冉前面所提到的那类人——一种对现实的思考之后的无能为力,所以期待一个这样的洗牌过程,然后重新建立起来一个更加完善的社会框架,这批人多半是理性的,索然有不少被称之为愤青的类似我这样的人,但是今天我在这里这么冷静的谈论这件事情,为的就是证明这样的一群人的存在。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看见了货币体系所带来的弊端,特别是对价值观的歪曲作用,钱成为人类对事物珍贵或者有无作用的第一定义,货币不仅给经济基础带来了原动力,也给上层带来了新的东西,例如新的“等级制度“,给予法律中注入的新的关于财产的保护制度,这些东西的存在即是合理,它们原本就是中性的事物。但是渐渐的,有人开始意识到这些因为货币诞生的价值观、等级、保护开始出现另一种极端化的表现,金钱开始取代很多我们息息相关的东西,在方便社会发展的同时,这些毫无生命的东西开始被人操纵、开始成为人类凌驾于对手、敌人头上的工具,开始成为一个人价值的象征,甚至开始渐渐取代道德和法律。
我想,这仅仅是我为什么期待2012的缘由吧。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娱乐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类作为自然最大的寄生虫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