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女在汉江大桥上奋力扔出漂流瓶

来源:http://www.istanbuLmasaji.com 作者:影视动态 人气:98 发布时间:2019-09-11
摘要:据报载,一老汉喜用信用卡透支,连办多张,计透支两万元,先是以拆东墙补西墙方式还贷,后连这也补不上了,索性闭眼不理。两年后,银行的催帐单来了,竟滚雪球至十九万余元,

据报载,一老汉喜用信用卡透支,连办多张,计透支两万元,先是以拆东墙补西墙方式还贷,后连这也补不上了,索性闭眼不理。两年后,银行的催帐单来了,竟滚雪球至十九万余元,老汉大惊。后续如何我并未关注,不知欠债人怎样收场,直到看韩国电影《金氏飘流记》,才发现这种情形原来处处皆是,不足为奇。而人家的欠债者勇气十足,还不上钱索性满脸悲愤地从汉江大桥上跳下来了事。
太阳成集团,自然……没死,否则还怎么“飘流”呢?奇异的是,没死的金氏被江水冲到了一个荒岛上,此岛虽荒,却一抬眼就看到远处的繁华都市。两者的对比如此强烈,可不会游泳的金氏却想尽办法也无法离开小岛回到都市,只好在远处繁密人烟的背景下寻求“鲁滨逊”式的生存了,不能不让我们生出荒谬的感觉。显然,导演李海俊在这里参照的是汤姆•汉克斯主演的《荒岛余生》,不过其中的某些“变奏”令人忍俊不禁。汉克斯当年钻木取火费力不少,还把自己的手弄伤了,但辛劳终有回报,火生起来了;而金氏照猫画虎,吭哧吭哧老半天,却半个火星也未见,气的一屁股坐地上掏出烟卷,打火机点上,猛抽一口顺顺气。汉克斯改善生活靠的是苦练技术,最终尖木叉鱼一叉一个准儿;金氏吃腻了蘑菇,可逮鱼技术却没长进,一日,用废弃的残留洗发精在水里洗头,不意翻白肚皮的鱼儿可串一树枝,烤着吃可真香。
这现代“鲁滨逊”在无人岛上生活日益惬意,写在河滩上大大的“HELP”已换成了“HELLO”。他逃离了城市的钢筋水泥,过起了初民的原始生活,享受着完美的无聊。但不要以为无人关注他,毕竟这荒岛是在大都市的阴影笼罩之下。一个用长焦镜头捕捉月亮影像的宅女无意中发现了荒岛飘流者,见证了“鲁滨逊”的生活全过程……
尽管我们知道导演讲的是一个抽象化、寓言式的故事,但仍然为那许多细节而感触。中国古典的“桃花源”本来就是陶渊明向壁虚构出来的,美国的瓦尔登湖应该也不是作家梭罗隐居于此的样子了。而我们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桃花源”或瓦尔登湖,是因为现实中的束缚使我们渴望自由的呼吸,寻找精神的栖息地是每个人的梦想。“飘流”或许只能存在于梦中,但故事中的“鲁滨逊”却真的实现了。宅女在汉江大桥上奋力扔出漂流瓶,用现在流行的太泛滥的句子讲就是,她扔的不是漂流瓶,而是寂寞。宅女已三年没出门了,也不和父母照面,要食物竟是发短信和妈妈联系。而她为了扔出“寂寞”,却于深夜全身包裹好悄然溜出家门。
这是一个机械复制的时代,物质和财富空前富足,但留给我们的精神空间也前所未有的狭窄。快速的生活节奏,多多不厌的物质索求,有形无形的各种束缚,使我们艰于呼吸,逃避深藏于每个人的心里,不过是“漂流者”和宅女使之外化了。我们立身于物欲社会的横流中,看着他们两个“怪胎”,不禁心里直打鼓:这是不是在影射我呢?
但这毕竟是个物欲社会,现代“鲁滨逊”能在缝隙中存在一段时间已是不易,一场风暴之后,救援人员上岛,“飘流记”彻底终结了。导演心存同情,给了观者一个励志的结尾。但现实中的生活问题该如何收场,如童话般的故事本就不长于具体化,只能留待我们自己解决了。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影视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宅女在汉江大桥上奋力扔出漂流瓶

关键词:

最火资讯